1. <tr id="hvu0o"></tr>

        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上海油雕院|展览】李向阳:非相

        时间:2019-5-17 10:05:02  信息来源:上海油画雕塑院

          上海油画雕塑院主办的“若见——李向阳近作展”正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展出中。此展为“薪火相传·上海油画雕塑院艺术家系列展”之一,展出的130余件作品是李向阳先生2013年以来的近作《非相》系列,展厅一楼以布面丙烯画为主,二楼为纸本水墨。展览将持续展出至5月26日。

        《李向阳:非相》纪录片

        策展笔记

          向阳先生约稿时,我轻松地、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且想当然地认为这不难,因为我与向阳先生认识已有二十多年,曾经在美术馆共事也有十年,应该说对他很熟悉了。可是,当我真正准备落笔时却发现,写“李向阳”并不容易。尤其在翻阅了他比较详细的人生履历,了解他进入美术馆界、当代艺术界之前的人生经历后,我有些踌躇了。这是一个不好写的相当特殊的人物,自己在下笔时的轻重把握是否能做到恰当呢?我不敢肯定。

          李向阳早期的风景画、人物画,情感的自然流露和人性的真实表达始终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他的绘画语言总体而言是写实的,他在写实的基础上进行过一定的形式探索但走得不算远,最终他还是遵循了自己内心的感受,诚恳地面对画布,用自己熟稔的笔触、色彩和塑造方法表现那些真正令自己心动的对象——无论是风景还是人物。这也是今天我们隔着三四十年的时空看他的那些老作品时,依然能感觉到一个人青春的心跳、感觉到他背后那个时代的不息脉动的主要原因。

          多年后,当他回归绘画,或许是为了梳理记忆,或许是为了沉淀心情,又或许是为了感物兴怀,画了《乡间日记》《梦回地中海》《台湾笔记》《青春手记》等一系列新的油画风景。与早年风景写生所传达的对景物的即时性感受不同,这些油画风景更多地体现了创作者的主观意图,更注重绘画性的表达与个人情感、记忆及心理的结合。这批带有强烈抒情意味的风景画的诞生,不仅接续了他早年的画家之路,也重获画界的肯定与好评。

          然此时已非彼时,二十余年中西现当代艺术的耳濡目染,对艺术的认知也早已是物转星移、情随事迁,不安于现状,想在绘画中继续寻找真正的自己和更大的自由,或许一直是其心底隐秘的希冀。

          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缘促发了画面上的新变化。具体的物象不见了,各种不同色象、构成关系、肌理效果的平行线条与色块出现在画布之上,山、水、树、屋……似乎都消失在了由各种水平的线条和色块构成的氤氲而抽象的画面中。有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画面中远近关系还在,依然有风景的大感觉。有些布满了线条和色块,画面中也没有所谓的远近关系,完全是抽象的形态了。曾经有评论者用“意象纵横”来形容他此前的叙事性风景画,我以为用这个词来形容他这批“抽象”特征的近作的气质也很合适。凝神面对这些被命名为《非相》的系列作品,追溯他一路走来的艺术旅程,会发现所有的经验、记忆、梦想、追求,所有的喜怒哀乐,似乎都化作了纵横的意象隐现于那片片斑斓的色彩和平直的线条中。

          虽然《非相》系列的由来启发于一次偶然,但我还是会将之与上海的抽象艺术传统联系起来。上海是当今中国抽象艺术最活跃的城市,从事抽象艺术的艺术家人数全国最多,对抽象艺术的欣赏、认知和接受也比其他地方要高,抽象艺术在上海有极为发达的生存土壤。李向阳年近六十之际在绘画上变法,从“形相”转为“非相”,除了这一形式符合自己的心境表达和内在精神诉求,应该也与上海拥有抽象艺术生存与发展的良好环境密不可分。就此而言,《非相》系列的产生,除了画家自身的情性之所至、思考之所至,还有就是这座城市抽象艺术精神的滋养之所至。

          此次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这座十年前由向阳先生亲自主持改建的现代美术馆里,《非相》系列将会进行一次完整的展示。这也是他人生中首次在公立美术馆举办较为大型的个人展览。展览的名字几番思量,最后定为“若见”。该词取自《金刚经》中“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之“若见”一词。只看这个词的表面意思,无非“如果看见”之意,联系后面的“非相”就颇有深意了。佛家之“如来”本为“自性”。于“若见”之展看《非相》作品,希望看到什么呢?看到真正的自己,看到自己的“自性”。那这个自己又是谁呢?自然是画的作者,可能也希望是你我这些观画的人。其个中意涵,亦只能是观看之人各自体会了。

        江梅

        上海油雕院理论研究室主任


        布面丙烯作品

        非相1733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32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25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28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31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04  布面丙烯 100×100cm×2  2017

        非相1703  布面丙烯 100×100cm×2  2017

        非相1702  布面丙烯 100×100cm×2  2017

        非相1734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806  布面丙烯 200×200cm  2018

        非相1726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910  布面丙烯 100×100cm  2019

        非相1908  布面丙烯 100×100cm  2019

        非相1911  布面丙烯 100×100cm  2019

        非相1909  布面丙烯 100×100cm  2019

        非相1729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724  布面丙烯 180×180cm  2017

        非相1601  布面丙烯  80×100cm  2016


        花甲独白

          人过六十,走完天干地支的各种安排,挺不易的。我也不易。我下过乡,扛过枪,画过舞台布景,得过展览大奖,做过军政机关的小吏,进过硕博答辩的讲堂,吃过人民大会堂的国宴,啃过猫耳洞的干粮,宿过珠穆朗玛营地,晒过地中海的太阳,多亏缪斯女神一路护佑,才得以峰回路转、笑对沧桑。

          终于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工作室,心情却难以平复下来。既不想回到从前,又不知要去哪里,日复一日,我坐在电脑前发呆。翻出几张过往的写生,百无聊赖地玩弄起来,删去那些容易感物伤怀的形象,抹掉曾经自以为是的笔触,鼠标一拖,竟拖出一个充满线条的世界。说不清这是一些什么线,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这些线,只是从那时起,我就沉溺在这些宽宽窄窄、粗粗细细的水平状线条之中了。

          其实,我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生长在那个年代,除了“解放全人类”,好像不可以理想的。但我是个幸运的人,总有只手将我一次次推上风口浪尖,又一次次拉回了港湾。十五岁时,我随父母去了黑龙江,在老爸的逼迫下,开始习画,两年后考进部队文工团。1981年,调入军区创作组,当年完成“成名作”《战友的遗孤》,还得了个全军美展优秀奖。正是出成绩的时候,我却告别了创作员的宝座,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上海,开始了八年的机关生涯。之后,我转业了,经历过上海美术馆、上海油画雕塑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玩过双年展、艺博会、春季沙龙……还盖过三座美术馆。

          画画于我,只能算业余爱好吧。因为除了在部队当创作员的那几年,我的工作只是与美术的服务和管理有关,而我敬重这些工作,又有做不好会死的毛病,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所以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从没进入以画谋生的状态。我没上过学,缺乏系统的训练,搞舞美时只画风景,先是喜欢列维坦,后来崇拜吴冠中。当创作员需要画人物了,就恶补了一段素描,临遍《艺用人体解剖》、《星火》杂志和理查德的《油画人体技法》。走上管理岗位后,视野宽了,想法多了,却腾不出手来,很多冲动只是肚子里的草稿。我的画不多,时间都被用去开会了,没办过展览,因为不好意思,也没卖过画,因为舍不得。忙忙碌碌到暮年,好不容易可以捡起画笔随心所欲了,又被“画什么、怎么画”搅得心烦意燥。

          忽然想起当年拜吴殿顺老师学风景,看画时,老师总把眼睛眯成一条线:画幅不要大,跟火柴盒大小就行,三笔摆准天地物,学会把握大关系。难道这些似是而非的只剩下些线条的图像,就是老师强调的大关系?我若有所思,如梦初醒。五十年过去了,外面早已是百态横生、万象更新,我却还在寻找大关系。

          关上电脑,摊开画布,我像倒泔水似地将颜料泼了上去,然后用各种工具将它们铺展开来,抽丝剥茧,小心梳理,渐渐地,眼前出现了宁静的山水、氤氲的天地……一辈子都在克服引力,冲击高度,蓦然回首,原来水平这么美。时间,会扯平一切。

          世上的事情既复杂又简单。你想得复杂它就复杂,你想得简单它就简单。靠得近,它就复杂,离远点,它就简单。越复杂就越渴望简单,只有经历了复杂才能学会简单。板桥有话: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原来,我入秋了。

          某日,在工作室里,问一旁的看官,喜不喜欢这些画。他说不喜欢,太抽象。我说我这不抽啊,你看,这里是天,这里是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那叫什么名字呢,他问。我无语,赶紧求助万能的女儿。女儿来电话了:既然不抽也不具,那就叫非相吧,“若见诸相非相,便见如来”。

          记下这些胡思乱想,万一朋友们错愕了,好寻找理由。

        李向阳

        2014年5月


        纸本水墨作品


        非相S61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62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63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64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66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47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48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49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50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51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24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25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28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04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11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18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非相S30  纸本水墨 36×36cm  2018


        展览信息

        展览时间2019年4月30日~5月26日

        开馆时间:10:00~17:00(16:30停止入场)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金珠路111号

        编辑:周雨亭

        校审:李诗文

        更多
        旺旺平特一肖-微信高手论坛一肖中特-下期平特一肖规律公式